首页 >> 理论研讨 民事诉讼法实施研究

作者:信息发布员   |    栏目:理论研讨    |    日期:2014-07-29    |    浏览1479次

 

民事诉讼法实施研究
梁承君
论文提要:我国民事诉讼法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不到庭,或中途退庭的缺席审理进行了规定,出现当事人缺席主要是一下因素:1.知道自己肯定会败诉,因此不愿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诉讼;2.故意拖延诉讼;3.被告并不知道有人对其提起诉讼或者被告不知晓法院传票的内容;4.被告下落不明,以公告的方式送达民事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后,仍未到庭应诉,导致缺席审理。目前缺席审理的案件数量在基层法院占了很大比重[1],笔者认为,缺席审理案件质量的好坏,已经对公正司法产生影响,应该加强对缺席审理案件的关注。许多文章已经很好的从缺席审理的来源、法理、存在的不足、如何完善等方面进行了论述。本文从缺席判决在审判实务中存在的问题着笔,选取了某基层法院缺席审理案件的数据,结合审判工作实践提出一些尝试。保证缺席审理案件的质量,来保证公正司法,也以期引起对缺席审理案件的重视。全文共6834字。
 
 
以下正文:
一、审判实务中缺席判决案件存在的问题
我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称民事诉讼法)由1991年4月9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2007年10月28日进行了修改(自2008年4月1日起施行),修改后完善了对妨害民事诉讼行为的强制措施、完善了审判监督程序和执行程序规则。
时隔五年,2012年8月31日由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继2007年部分修改后对民事诉讼法的全面修改,增加了21个条款,修正了48个条款。此次民诉法修改主要内容包括七个方面:完善调解与诉讼相衔接的机制;进一步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完善当事人举证制度;完善简易程序;强化法律监督;完善审判监督程序;完善执行程序。
民事诉讼法经过2007年、2012年两次修改,每次修改都是立法的进步,进一步规范了民事诉讼行为、完善了民事诉讼程序,但是两次修改对缺席判决的规定没有太大变化。由于缺乏操作性,使得各个法院对缺席判决的程序缺乏统一规范。
㈠缺席审理案件相关规定存在的问题
我国民事诉讼法对于缺席审理的规定主要是第一百四十三条:“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被告反诉的,可以缺席判决。”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第一百四十五条:“宣判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裁定不准许撤诉的,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我国民事诉讼法只规定了可以适用缺席判决的情形,却未没有对缺席判决具体的审理方式、程序、证据制度作出详细的规定,造成实务中出现疑惑。
1.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地位不平等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当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当被告出现同样的情形时,法院可以缺席判决。
原告记错或忘记开庭时间、在举证期限内对证据准备不充分,导致原告出现缺席现象。对于原告缺席采取按撤诉处理的方式,法院从程序上对原告缺席行为作出处理,原告没有失去诉讼权利,也没有失去实体权利,之后原告可以再次提起起诉。而对于被告缺席则采取适用缺席判决的方式,判决后的效力等同于对席判决,法院从实体上对被告缺席行为作出处理,被告对判决结果如有异议,则只能通过二审程序来加以救济,缺席判决被告失去的是一审的胜诉权。对于原告缺席、被告缺席的不同处理,有违反当事人地位平等之嫌疑。
2.程序处理存在的疑问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在宣判前原告申请撤诉的,人民法院裁定不准许撤诉的,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但是在实践中有可能出现原告申请撤诉,法院裁定不准许撤诉,而此时被告亦没有到庭的情况,这时候程序该如何走下去?处于一个尴尬的境界,实不知该条款设计是否考虑遇到该问题。
㈡缺席判决案件的证据制度问题
1.缺席审理中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运用
对于民事诉讼证据的种类、举证期限、举证责任等作出相关规定的法律、法规,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而这些法律、法规没有对缺席审理这一特殊程序进行细化,没有针对该程序作出明确规定,对审判实际操作产生影响。
2.审判人员的不同做法
仅仅根据以上证据规则的规定,导致各个法官对缺席审理案件质证程序、证据采纳等方面具体做法存在差异。
质证过程,充分显示了直接言词原则在诉讼中的运用,法官作为居中裁判者,只是运用自己所处的居中地位,适当引导当事人举证质证,必要时行使相应的释明权,在双方当事人充分陈述各自质证意见的基础上,运用自由心证、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及相关法律规定,在不脱离司法职业道德的前提下,对证据的证明力和证明力的大小作出裁判。
当出现一方当事人缺席时(多为被告缺席),对证据的认定大概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因被告不到庭,视为被告放弃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权,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均予以认可(包括原告的言辞证据)。这类判决书中会经常出现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放弃质证的权利,应视为对原告起诉的认可”,或“因被告未到庭,放弃质证权利,法院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应予以认定”等类似的内容。笔者认为,被告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参加诉讼,则剥夺被告质证的权利,或推定为被告认可原告提交证据的做法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而另一种做法是,被告经法院合法传唤后拒不到庭,放弃的只是其参与诉讼权利,但这样并不等于其放弃了质证权利。 
那么缺席审理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是进行形式审查还是实质审查、需要达到怎样的证明标准,由于缺乏统一的规定,各个法官的做法也不一致。
㈢当事人的质疑
参与诉讼的很多当事人也许不了解民事程序法、实体法,需要在审判人员的引导下进行诉讼活动,但是他们当对案件处理过程、结果是否公正提出质疑时,我们应当反思是不是自己审判行为存在问题,才使得当事人产生合理怀疑。
由于缺席审理的案件,只有一方当事人到庭参加诉讼,法官对庭审程序简略化,存在着开庭不按时,着装不规范、甚至不着法袍,把告知当事人权利义务、回避、最后陈述等必要程序省略。更有甚者,发出了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开庭审理时审判席上只有一个法官,其他合议庭组成人员不见踪影。法庭调查阶段,法官多是简单的进行询问,法庭调查就结束了。经历过最快的适用缺席审理的案件,庭审从开始到结束就五分钟左右。庭审质量暂且不论,审判人员的态度已足以让当事人对公正性产生合理怀疑,到庭当事人有时会提出,对方没到庭就能这么判了吗?
不仅是当事人对缺席审理有怀疑,专门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法律工作者对缺席审理案件的态度,也可见庭审程序的随意性。笔者遇到公告送达案件,通知原告代理人(在此是律师、法律工作者)开庭时间,对方说出“走个程序,很快”这样的言语。简而言之,缺席审理的案件对方不出席,开庭审理成了走过场,实在是悲哀。这样的状况真的应该引起重视,改变当事人对缺席审理的看法。
二、缺席判决案件对公正司法的至深影响
以上是法律、法规下的缺席审理存在的问题,审判实践中缺席审理案件的情况又如何呢?笔者工作单位是L市B区法院收集不到更多相关数据,只能就本院民事审判二庭适用缺席审理的案件情况进行分析。虽然只是一个基层法院的数据,但是该市相邻几个基层法院的情况差不多,笔者认为还是比较能反映该区域缺席审理案件情况的。
图一:L市B区法院民事审判二庭2010、2011、2012年收案数、公告送达案件数

 
新收
案件数
公告送达案件数
所占比例
2010
327
22
6.73%
2011
402
69
17.16%
2012
502
50
9.96%

图二:L市B区法院民事审判二庭2010、2011、2012年收案数、适用缺席判决案件数(不包含公告送达案件)

 
新收
案件数
缺席审理案件数
所占比例
2010
327
43
13.15%
2011
402
44
10.95%
2012
502
27
5.38%

该庭通过公告送达被告与法院联系、前来参加诉讼的案件仅一、两件,也就是说,公告送达的案件适用缺席审理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结合以上两表,我们可以看到一组数据,该庭近三年缺席判决案件数(包括公告送达案件)占所收案件数的百分比是19.88%、28.11%、15.34%。由此可见,适用缺席审理作出处理的案件数在该庭所占的比重是很大的,该部分案件程序处理、实体处理的好坏,对该庭案件质量的影响是重大的。
下面再来看看该庭缺席审理的案件,通过上诉、申诉或者重审进行救济的情况。
图三:L市B区法院民事审判二庭2010、2011、2012年公告送达案件上诉情况

 
新收
案件数
公告送达案件数
公告送达案件中上诉的案件数
所占比例
2010
327
22
4.55%
2011
402
69
0
0
2012
502
50
0
0

图四:L市B区法院民事审判二庭2010、2011、2012年缺席判决案件上诉情况(不包含公告送达案件)
 
新收案件数
缺席审理案件数
缺席审理案件上诉的案件数
所占比例
2010
327
43
4
9.3%
2011
402
44
3
6.82%
2012
502
27
0
0
图五:缺席审理案件的二审结果
 
上诉
件数
发回
重审
改判
维持
原判
调解
撤诉
2010
4
1
2
1
 
 
2011
3
 
 
 
2
1
2012
0
 
 
 
 
 
图三、图四并不是说明缺席判决(含公告送达)案件上诉率低,而是反映由于种种原因,缺席一方当事人对法院作出的判决结果或不知悉、或不关心,缺席审理案件上诉率很低,也就是缺席的当事人很少会提起上诉,对判决中认定事实错误、法律关系错误、责任承担错误等通过二审程序进行救济。往往到了判决生效后,法院对其财产进行强制执行时,缺席的当事人才开始跳脚,采取各种方法缠讼、上访。
综上,对于缺席审判作出具体规定的法律条文真的很少,导致审判实务中不同的法官对缺席审判的认识和适用多有不同,对缺席审理的案件缺乏重视。但是各个基层法院缺席审判的案件数量所占比重真的很大,如果缺席审理的案件质量差,甚至对公正司法产生影响。
三、审判实务中的尝试
由于对缺席审理案件的立法过于简单、粗陋,短时间内通过立法或相关司法解释对其作出具体规定难以达到。但是笔者始终认为细节决定成败。面对缺席审理相关规范的法律、司法解释很少,而适用缺席审理案件数量很多的矛盾局面,在审判实务中是否能自动、自觉的采取一些措施,保证缺席审理案件的公正性呢?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尝试。
㈠工作态度更端正、积极
案件数量日益增加,办案人员始终是有限的,广大同仁对审判工作的付出和热情是不容置疑的,在此提出工作态度更端正、积极,是源于对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享有的权利、承担的义务不够重视。一方面是诉讼当事人对自身权利义务不重视,我们可以从做好释明、监督工作,加以指导,因此提出审判人员的工作态度应该更积极。另一方面审判人员对当事人权利义务不重视。
对于原告来说,由于原告是诉讼的发起者,其会主动、积极的参加到诉讼过程中,因此原告在诉讼中应享有的权利一般都能得到保障,但是原告对其在诉讼中应承担的义务是否清楚呢?笔者认为,审判人员向原告做好以下释明工作,能给减少适用缺席审理的案件数、保证适用缺席审理的案件质量带来一定的效果。
1.明确的被告
笔者曾经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件,按照原告提供的被告住所地址无法联系到被告,询问原告是否能与被告取得联系或落实被告现居地址时,原告提出寻找被告是法院的事,应该由法院负责将起诉材料送给被告,法院找不到被告起诉还有什么用。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的条件中包括“有明确的被告”;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起诉状应当记明的事项中包括“被告的姓名、性别、工作单位、住所等信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等信息”。法院办理民事案件只能按照程序规定向被告送达相关诉讼材料,“送达难”已然成为一大问题,又不能发布通缉令。另外,有些原告为了达到其诉讼目的,立案时向法院提供被告户籍、身份证地址,导致法院无法通过直接送达、邮寄送达将诉讼材料送达给被告,等采取公告送达方式[3]作出缺席判决生效后,原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时又能提供被告新的或是现住地址,很快找到被执行人[4]
原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有“明确的被告”,其中包括提供明确的自然人被告、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住所,应该在立案时或向被告送达相关诉讼材料时向原告释明,减少在无法向被告送达时原告对法院不满情绪,也促使原告能更积极的向法院提供被告正确住所,减少不能直接送达的案件数,以期减少使用缺席审理的案件数。
2.权利的行使
向原告释明“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义务,不得滥用权利损害他人利益”也是有必要的,这是一种事前预警制度,既要保证原告诉讼权利得到充分行使,也要告知原告不得滥用诉讼权利。原告得到不法的诉讼权益,必定会侵害被告的权益或加重被告的义务。例如对于缺席审理的案件,庭审庭审质证阶段向原告充分说明不得损害他人利益,包括原告应如实陈述案件事实、提交真实的证据,陈述不实、提供虚假、伪造证据,则必须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对于被告来说,由于对自身诉讼权利缺乏重视,很多人认为纠纷既然诉至法院,怎么处理是法院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积极应诉甚至产生抵触情绪,更有甚者不向法院提交证据,哪怕是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也不提交,等到法院作出判决,如果原告的诉讼请求未得到支持则相安无事,如果判决结果对其不利,被告这时才跳脚,采取上访、闹事等不明智的举动试图挽回局面,有权行使诉讼权利、还原事实真相的时候,为何不主动一些呢?很大程度源于对自己享有哪些诉讼权利不了解,不能积极行使以维护自身权利。
笔者还曾经历过也是一起民间借贷的案件,被告向原告借款久催不归还,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通过特快专递向被告邮寄送达了民事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原告证据、开庭传票,该特快专递由被告本人签收。开庭审理时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遂根据原告的陈述、列举的证据作出了缺席判决。向被告宣判时,被告才提出已经向原告归还过部分借款,为何原告在庭审时没有如实陈述,判决为何没有扣除已归还部分。法院根据原告举证的借条作出判决,而被告提出已向原告归还部分借款,既没有在借条载明,也没有向法院提交原告收条,法官真的不是福尔摩斯。法官在工作中应主动向被告释明其享有诉讼权利,告知其消极、不行使诉讼权利的后果,促使被告积极的参与到诉讼中,以期达到减少缺席审理案件数的目的。
㈡工作方法更细化、人性
笔者认为细化工作方法,包括严格对送达工作进行把关,法院向当事人送达诉讼材料可以通过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留置送达、向指定的代收人送达等方式,只有穷尽其他送达方式不能送达时,才考虑使用公告送达,这是对当事人负责、对自己承办案件的负责,减少当事人的讼累、诉讼成本。有一起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涉及两个被告,其中一个被告是能取得联系的,另一个被告下落不明,该案经历了一审、二审、二审发回重审,从立案到终审一共登了七则公告[5],每则公告的费用在300元左右,总共公告费用支出2100元,公告期间60日视为送达,该案从立案到审理终结用了三年时间,迟到的正义还能称得上是正义吗?确实给当事人增加了很多讼累、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当事人不会认为这样的结果是公正的。
工作方法更人性,具体做法是安排开庭时间先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有冲突事项,最大程度的保障当事人能到庭参加诉讼。现在的审判人员工作压力,但是从这细微的考虑保证当事人的权利,笔者认为是有必要的。当事人出现开庭时间已到未按时到庭的,可以考虑主动联系当事人,询问其是否有不当庭的正当理由。随着案件数量的增加,有些法官一个早上就要开四、五个庭,出现被告经传票传唤在规定时间未到庭的情况,有些法官径直开庭,有些法官等待半小时被告仍不到庭则开庭,能主动联系被告询问不到庭参加诉讼是否有正当理由的占少数。被告出现不能按时到庭参加诉讼是否有正当理由,有时并不是不及时与法官取得联系,而是法官联系方法不明、或联系不上,出于对当事人权利的负责,可以考虑主动联系、询问。
㈢工作过程更透明、简单
笔者个人很崇尚“马锡五审判方式”, 该审判方式的主要内容是简化诉讼手续,实行巡回审判、就地审判。在审判中依靠群众、调查研究,解决并纠正疑难与错案,使群众在审判活动中得到教育。特点是:1.深入农村、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地了解案情;2.依靠群众、教育群众,尊重群众意见;3.方便群众诉讼,手续简便,不拘形式;4.坚持原则,依法办事,廉洁公正。[6]
这样审理案件的方法看起来很粗放,也缺乏现代化的电子辅助工具,却让当事人容易接受,相必是这样的审判方法更贴近群众的生活,让人更容易接受。法官行使国家审判权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应该倾听群众的诉求,从方便角度、从更有利于保护群众利益出发。
简而言之,笔者认为法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也是对当事人进行法制宣传,让法深入人心,使当事人觉得有这样的法律自身的权利是得到很好的保障。法官在案件审理中是指导案件审理过程按照法律、法规规定的程序进行,以得到正确的实体结果。但是并不能机械、强硬的要求当事人在某诉讼阶段应该怎么做,而是应该用简单、容易理解、便于接受的方式引导诉讼,让当事人从心里觉得诉讼程序是合理、合法的,作出的实体处理是公正的、不是难以接受的。
四、结语: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发表讲话、作出批示,明确提出要建设平安中国、法治中国,要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缺席审理制度是我国民事诉讼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它的存在保障了“公正与效率”,虽然该制度还存在有待补充和完善的地方,笔者相信,只要我们在审判实践中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对细节严格进行把关,公正司法会化抽象为具体,让人民群众了解、感受和认同。



[1]笔者在此使用的是“各个基层法院”,根据下文分析将会发现,缺席审理的案件上诉率是很低的,对缺席审理规定的缺失,主要是对基层法院造成影响。
[2]2010年以公告方式送达作出缺席判决提起上诉的案件,该案有四个被告,是到庭参加诉讼的被告提起的上诉。
[3]采取公告送达方式送达的种种弊端在此不论
[4]不排除存在这种情况,只是这种情况比较少
[5]七则公告分别是向下落不明被告送达:一审民事起诉状副本应诉材料、开庭传票;一审的判决进行公告宣判;一审的上诉状副本;二审的开庭传票;二审的判决进行公告宣判;二审发回重审重新送达民事起诉状副本应诉材料、开庭传票;发回重审的判决进行公告宣判。
[6]摘自互联网,百度百科“马锡五审判方式”, 2013年5月访问
http://baike.baidu.com/view/3550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