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快报 孙某诉连云港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作者:信息发布员   |    栏目:案件快报    |    日期:2017-10-13    |    浏览57次

 基本案情

20131219日,原告孙某到被告某房地产公司从事水电工工作。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45月,被告安排原告与另一名员工参加建筑物消防员职业技能培训,被告共支付培训费用7860元,培训期间,原告未能完成培训任务且未能取得培训合格证,后又因被告公司管理的商户出现电量不正常现象,双方发生争议,20141111日,被告辞退原告。20158月被告申请仲裁,仲裁裁决原告应支付培训费用3144元,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原告不支付培训费用3144元。

案件焦点:

原告孙某是否应支付被告连云港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培训费用3144元。 

裁判要点

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原告孙某在被告单位从事水电工,被告安排原告参加建筑物消防员职业技能培训,系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日常业务培训,并非用人单位出资的专业技术培训,且未约定服务期。被告要求原告返还相关培训费用,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相关规定。原告不应支付被告培训费用3144元。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孙某不支付连云港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培训费用人民币3144元。

被告连云港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用人单位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规定,建立职业培训制度、提取和使用职业培训经费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该种培训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专项培训,原审法院认定该项培训为日常业务培训并无不当。且即使该培训的性质为专业技术培训,在被上诉人没有正常获得培训结业证书时,是否应当返还该培训费损失的关键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所签订的协议。但本案中,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并没有与劳动者就培训事项及费用负担作出明确约定,其主张被上诉人返还培训费损失的依据不足,依法不应获得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在本案中,培训费用是否应当由原告孙某支付的关键在于:      

  一、该培训费用是普通职业培训还是专业技术培训?根据审判实践,在认定某项培训是职业培训还是专业培训通常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考虑:

    (一)培训的内容和目的。职业培训的内容一般以劳动者从事日常工作所需的知识、技能为主,目的在于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而专业培训的内容较为专业,一般是劳动者事前并未具备的知识或技能,目的是为了使劳动者能胜任更专业的工作。

(二)培训的对象。职业培训一般没有特殊限制,是普及型的培训;而专业培训的对象是个别的劳动者,通常是经过用人单位严格挑选的人员,是专业性和个体型的培训。

(三)培训的形式。职业培训一般无须专门脱产进行;而专业培训通常需要脱产进行学习和进修,培训时间长。

(四)培训的费用。职业培训费用从日常职工教育经费中支出,一般不会太高;而专业培训所需费用较高,需要纳入单位专项培训费用和预算进行开支。

二、该培训费用是否约定服务期?

《劳动合同法》第22条对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服务期进行了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本案中原告孙某参加建筑物消防员职业技能培训,是其从事水电工作日常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培训时间短,费用相对不高,应当认定为普通职业培训。且双方并未约定服务期,原告孙某不应支付被告连云港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培训费用人民币3144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