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快报 维权不当“蚀把米”.doc

作者:信息发布员   |    栏目:案件快报    |    日期:2018-03-06    |    浏览224次

 

“明明对方侵害了我的权益,为什么‘受伤’的却是我”,灌云县临港产业区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委屈地对法官说。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2017年1月,王某到法院起诉张某称,2016年9月,自己前往临港产业区的某公司看望朋友周某,将其所有的越野车临时停放在公司的车库,9月12日发现停放轿车的车库被大铲车堵住了进出通道,经询问得知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所为,后与张某多次交涉未果,无奈之下将张某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张某停止侵权、排除妨害,以便于取回车辆;判令张某从扣车之日起按照每天100元赔偿损失到实际返还车辆时止;判令张某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张某辩称:王某诉讼自己主体不适格,自己没有指使任何人堵住车道,王某所谓的车辆在公司无法取回,应向公司主张权利。周某与王某关系较为密切,且周某未将任职期间的业务款入账,涉嫌职务侵占,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周某无故失踪,故将车辆扣留。车辆没有行驶无油耗、无磨损,王某要求按每天赔偿100元损失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临港产业区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代表公司和周某签订《总经理聘用合同》,周某负责公司产品的销售工作。周某后将其朋友王某一起带至公司厂区生活,期间王某将自己所有的越野车停放在公司的厂区车库中。因公司与周某就履行合同产生纠纷未处理完毕,2016年9月,王某准备驾驶涉案车辆出行时,发现车辆被大铲车堵住进出通道,致车辆无法正常使用。王某在与张某多次沟通且报警处理未果的情况下,特向法院起诉。另查明王某为涉案车辆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车辆损失险,保单显示车辆价值为329388.8元。

法院审理认为,妨害物权或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要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侵害他人财产的,应当赔偿损失。本案中,张某辩称王某起诉其主体不适格,法院认为,张某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公司的整个厂区负有管理的权利和义务,且张某在灌云县临港产业区派出所所做的询问笔录承认其指使他人堵住车辆,因此王某起诉被告张某并无不当。张某还辩称,王某车辆没有行驶无油耗、无磨损,没有赔偿的依据,法院认为,王某购买车辆的目的在于通行,张某侵害王某的权益,致使王某无法使用车辆,车辆正常的使用价值无法实现,必然给王某造成一定的损失。涉案车辆购买了保险,同时国家对车辆使用有一定年限的规定,王某在无法正常使用车辆时,会产生必要的通勤费用,故法院考虑王某车辆使用年限,因车辆被扣给王某生活造成的不便,以及王某需使用车辆必然产生其他支出等因素,酌情确定张某按照每天80元赔偿王某车辆损失直至侵权行为结束。对于张某辩称和周某之间存在的纠纷,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本案不予理涉。因此法院作出判决:张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移除阻碍王某车辆通行的铲车,不得妨害王某使用车辆。被告张某从2016年9月13日起按照每天80元向王某赔偿损失,直至停止侵权行为之日止。

拿到法院的判决后,张某委屈地向法官道出文章开头的那句话。判决作出后,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经生效。

法官提醒当事人在日常交往中发生纠纷,在自行协商处理未果的情况下,要及时向有关部门请求处理,比如请求人民调解、报警、起诉等。不得私自妨碍他人行使权利,更不能私自妨碍与纠纷无关的其他人行使权利,防止像本案当事人张某那样“维权不当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