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讨 如何平衡违约金的补偿性和惩罚性——以最高院公布的案例分析裁判尺度

作者:信息发布员   |    栏目:理论研讨    |    日期:2018-05-21    |    浏览226次

 

【论文提要】违约金具有补偿性和惩罚性的双重功能源起于罗马法,历经千余年的演变,已经成为现代民法的共识。我国合同法规定的当约定违约金过分高于或低于违约造成的损失时可以进行调整的立法本意,是以弥补损失为基准点,同时也适当的体现出一定程度的惩罚性。但是因为违约损失的认定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在实际的审判实践操作中,容易就违约金是否过高的问题产生不同意见,结合相关的案例可以寻求一些解决的方式方法。

(本文共6137字)

以下正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二款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

关于违约金的调整,按照上述规定,在审判实践中,需要考量的因素即为损失情况、当事人过错程度、预期利益等。本文将违约金适用过程中出现的几种较为常见的类型逐一进行分析,以期对审判实践起到启示作用。

一、违约损失的确定标准及举证责任分配

(一)金钱之债中,若双方均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因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时,此时逾期付款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即为应付款项被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

案例:

1、(2015)民二终字第63号昭通联恒矿业有限公司等与山东中翔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出售合同纠纷

本案系企业转让中因价款给付不及时发生的纠纷,作为出卖方,未按约定期限得到价款而遭受的损失即为应付款项被占用期间的损失,按照合同履行情况、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和公平原则,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进行计算,即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本利率上浮50%为利率标准进行计算。

2、(2013)民提字第145号新疆六道湾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与乌鲁木齐市博元汽车修理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还款协议》的目的是就双方于2004年签订的《征地协议》《征地补充协议》所产生的债权债务作出重新约定,《还款协议》已经考虑了博元公司为土地征用项目所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等因素。六道湾公司已经给付博元公司4469001.79元,余款150万元未按《还款协议》约定时间即2008年8月30日之前给付。该款项截至2010年3月22日,即博元公司提起诉讼之日,逾期一年七个月未付。对于该150万元逾期付款损失问题,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最高人民法院综合衡量全案情况认为,逾期付款损失为款项接收方即博元公司的利息损失同时考虑到,我国合同法规定当约定违约金过分高于或低于违约造成的损失时可予以调整的立法本意,旨在以弥补损失为基准点,同时适度体现一定的惩罚性,因此案涉违约金的计算,在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的基础上,按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的上限即50%上浮确定利率。

(二)约定的违约金如果在可预见利益范围内,即便超出实际损失的百分之三十,也不应认定为过分高于损失,法院应予以支持。

案例:

1、(2011)民再申字第84号韶关市汇丰华南创展企业有限公司与广东省环境工程装备总公司等合同纠纷案

关于涉案《协议书》约定的违约金数额是否过高的问题。确认约定的违约金数额是否过高,根据合同法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的规定,应以实际损失数额为确认的基础。对于前述规定中的实际损失,应当全面、正确地理解。在计算实际损失数额时,应当以因违约方未能履行双方争议的、含有违约金条款的合同,给守约方造成的实际损失为基础进行计算,将合同以外的其他损失排除在外。对于一方当事人因其他合同受到的损失,即使该合同与争议合同有一定的牵连关系,也不能简单作为认定本合同实际损失的依据。汇丰公司主张,涉案《协议书》虽约定了双倍违约金条款,但相对于《epc总承包合作合同书》来看,违约金仅仅是总工程款的百分之三,并不高。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epc总承包合作合同书》与涉案《协议书》虽有牵连关系,但毕竟是两份不同的合同,在确认因环境装备公司、环保设计院违反涉案《协议书》给汇丰公司造成的实际损失时,不宜以《epc总承包合作合同书》涉及的总工程金额为基础进行计算。此外,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涉案《协议书》约定环境装备公司、环保设计院支付给汇丰公司156万余元,是因为《epc总承包合作合同书》未能实际履行。从涉案《协议书》的内容看,前述156万余元款项既包含环境装备公司、环保设计院对汇丰公司前期支出的赔偿,也包含终止合同后对汇丰公司的补偿。因此,汇丰公司以《epc总承包合作合同书》涉及的总工程金额为标准,确认违约金不高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在计算实际损失数额时,应当以因违约方未能履行双方正义的、含有违约金条款的合同,给守约方造成的实际损失为基础进行计算,将合同以外的其他损失排除在外。对于一方当事人因其他合同受到的损失,即使该合同与争议合同有一定的牵连关系,也不能简单作为认定争议合同实际损失的依据。

2、(2016)最高法民终106号普定县鑫臻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黑龙江省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普定县鑫臻酒店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涉案协议中违约金数额的约定,是在双方当事人就案涉工程施工已经发生较大矛盾并造成停工的情况下,在当地政府主持下达成,高额违约金的约定,主要目的在于预防双方再次出现违约行为,激化双方矛盾。该违约金的违约适用条件,对双方当事人公平一致,任何一方违约均应适用。在签订《纠纷处理协议》时,双方当事人对于工程总造价应当具有合理预期,任何一方违约承担的支付违约金的数额,并未超出双方当事人签订该协议时应当预见的范围。现鑫臻房开公司上诉主张违约金数额明显过高,一方面并未就其该项主张提供证据证明约定的违约金数额明显高于黑龙江建工集团实际遭受的损失,另一方面该违约金调减请求,与双方当事人签订上述协议时约定高额违约金的目的明显不符,故一审判决判令鑫臻房开公司支付黑龙江建工集团违约金12029897.6元(60149488.17元×20%),符合双方协议约定,对鑫臻房开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守约方应就违约行为造成损失的事实,并就其主张的违约金并未高于实际损失承担举证责任;违约方应就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守约方的实际损失承担举证责任。

案例:

1、2005)苏民二初字第0009号张桂平诉王华股份转让合同纠纷

王华的行为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张桂平如认为王华的违约行为给其造成损失,其负有相应的举证责任。由于张桂平不能对上述事实进一步举证证明,其直接要求王华按股份转让金数额的5倍即4.15亿元向其支付特别赔偿金,在王华持有异议的情况下,不予支持。根据王华的调整违约金请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结合本案实际,对违约金予以适当调整,即以8100万元被王华占用期间的流动资金贷款利息为相应参考依据,认定王华应向张桂平支付违约金500万元。

2、(2014)民二终字第135号佳木斯市惠农谷物专业合作社与曹县谷丰粮食购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原审法院以抽查的方式,验证谷丰公司提交相关证据的真实性,包括玉米出库统计表,该验证方式及抽验的仓库是经双方一致同意认可的。谷丰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销售涉案玉米货款的相关证据材料,与原审法院认定的销售金额基本一致,印证原审判决对垫付玉米收购资金损失总额认定的客观性。惠农合作社上诉称,原审判决以谷丰公司单方制作的玉米出库统计表来认定其垫付玉米收购资金损失,证据采信错误,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对谷丰公司在合同履行期内的仓库租赁费、入库费等实际损失及利润均予以支持,但对合同期满后的未收回垫付资金所产生的利息及延期保管费、租仓费等损失,以谷丰公司已主张了违约金为由未予以支持。可见,谷丰公司在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后,仍有其他损失存在。惠农合作社上诉称原审判决在填平谷丰公司损失的同时,又适用违约金条款,属重复计算,理由不能成立。至于违约金应否调整问题,鉴于在合同履行期限内,惠农合作社一直拒绝付款提货,给谷丰公司产生了较大损失,且惠农合作社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谷丰公司的实际经济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对原审判决确认惠农合作社承担的违约金数额不予调整。

对已约定违约金进行调整的条件

对已明确约定违约金的调整应当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当事人主动请求调整,二是约定的违约金数额事实上确有低于或高于因违约行为造成损失的情况。

(一)若当事人未主动请求调整违约金,且无证据证明违约金过分高于约定标准的,法院不应主动调整。

案例:

2007)民一终字第62号山西嘉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协议书》对于双方当事人具体的权利义务中包括嘉和泰公司付款时间、数额及违约责任均作出了明确约定。太重公司及嘉和泰公司都应按照诚实、信用原则,实际履行合同义务。太重公司按约定办理了土地出让、转让手续并将涉案地块实际交付给嘉和泰公司。嘉和泰公司应按约定履行付款义务,但嘉和泰公司在取得土地使用权后,未按约定时间及数额支付土地补偿金。嘉和泰公司迟延向太重公司支付土地补偿金是引起本案诉讼的主要原因。因此,嘉和泰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按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一审判决认定嘉和泰公司迟延付款构成违约,但对太重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的日万分之四的比例计算违约金的请求却未予支持,并将双方当事人按照日万分之四的比例计算违约金的约定调整为按银行利率计算利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之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的数额,只有在当事人请求调整,并确实低于或过分高于违约行为给当事人造成的损失时,才能进行调整。一审判决对违约金的调整既违背当事人双方的约定,也缺少法律依据,应予纠正。太重公司关于嘉和泰公司应按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的上诉请求理据充分,应予支持。

(二)如果事实上的违约一方否认其应承担违约金责任,该主张应视为其提出违约金过高的辩称。

案例:

(2015)民提字第126号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荔湾支行与广东蓝粤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等信用证开证纠纷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基于债务人的主张对违约金进行酌减。粤东电力、蓝海海运、蓝文斌在一审答辩中均提出保证责任应当是在当事人保证范围内的责任,超出保证人保证的担保责任没有法律依据的抗辩,该抗辩是对保证人另行承担违约金责任的根本否定,原二审判决举重以明轻,得出视为提出了违约金过高的抗辩的结论,并无不妥。原二审判决在认定保证人提出了违约金过高的主张的基础上,支持建行荔湾支行关于保证人对主债务迟延履行违约金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请求,而驳回其关于由保证人另行承担每日万分之五的迟延履行违约金的请求,是对约定违约金的合理调整,亦无不当。

(三)如果当事人存在恶意违约的情况,如果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过高,当事人请求减少违约金的,可不予支持。

案例:

(2007)民二终字第139号史文培与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互易合同纠纷案

鉴于甘肃皇台迄今为止仍未交付食用酒精,根据《易货协议》第四条第一款关于甘肃皇台在2003年12月31日前付清食用酒精之约定,应当认定甘肃皇台构成违约,并应依约支付违约金。至于约定的违约金是否过高问题,合同法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违约金制度已经确定违约金具有补偿和惩罚双重性质,合同法该条第二款明确规定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据此应当解释为只有在过分高于造成损失的情形下方能适当调整违约金,而一般高于的情形并无必要调整。鉴于甘肃皇台在本案中已经构成违约,且存在恶意拖延乃至拒绝履约的嫌疑,加之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日万分之四的违约金属于过高情形,因此《易货协议》约定的日万分之四的违约金不能被认为过高,甘肃皇台关于其不构成违约不应支付违约金以及违约金过高而应予减少的主张无理,最高人民法院予以驳回。

三、违约金的适用应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特定义务存在

违约金是合同双方对合同义务不履行时,违约方应付赔偿金额的约定,故违约金是针对特定的义务而存在的,只有特定的违约行为存在时,才能适用违约金条款。

案例:

(2010)民提字第153号广东达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广东中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广东中岱电讯产业有限公司、广州市中珊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作纠纷案

《合作协议书》约定的每天按0.2%计算违约金的标准,是对中岱电讯公司应以5285万元向达宝公司买回涉诉股权这一义务而设定,因中岱电讯公司以5285万元买回该股权这一条件并未成就,故不能适用该每天 0.2%的违约金标准来计算中岱电讯公司的违约责任。达宝公司将以该标准计算出的违约金数额作为其主张的参照标准,缺乏法律依据

法院首先必须准确地认定违约金所针对的义务内容。在认定后,还要审查该义务是否实际发生,商事合同中双方常常对合同义务附加前提条件,在条件未成就时合同义务实际上并不存在,故也谈不上履行问题,此时,针对该义务约定的违约金条款就不能适用。

作为双方当事人预先约定的合同救济途径,违约金的存在体现了意思自治,但法律法规对违约金调整作出的约定,又能体现出合理性控制的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尚有很多需要审慎查明和理解适用的问题,只有正确理解并适用违约金条款,才能体现并发挥出这种救济工具的效果。

作者:民一庭  孙静